网站地图

汶川1万多名学生需转移 广东已接收千名学生

2008.07.19

浏览量:7145

央视《东方时空》2008年7月17日播出:汶川学生大转移,以下为节目内容。
 
  万人大转移
  5·12地震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了,灾区的群众正在努力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现在虽然正值暑假,但因为灾区情况特殊,有些学校为了补回耽误的课程,还在想办法复课。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能找到读书的课堂是重返校园的第一步。震中汶川地区受灾严重,由于地处山区次生灾害不断发生,学生在本地复课困难,全县1万4000多名学生急需转移。不久前汶川县桑坪中学1700多名师生开始向广东省顺德市转移,这是中国首例初中整体搬迁异地复课,也是灾后人数最多的一次异地复课。
  6月29日晚九点,二十多辆大巴缓缓驶进成都火车站广场,车上乘坐的是来自汶川县桑坪中学的660名学生和40名老师,他们将乘坐当晚十点半的火车,前往广东省碧桂园连锁学校复课。这是桑坪中学向外地转移的第一批学生,随后还有1000多名师生将陆续抵达广东。
  这些学生是6月28号早晨从汶川县出发的,从汶川到成都在地震前原本只需要两个小时,而这一次他们却绕道走了整整两天,一路上泥石流塌方不断发生,走到理县还遇到了4.6级的余震。虽然路途艰险,但这700多名师生还是按照预定时间安全抵达了成都火车站。有的家长早早就在车站上等候,准备为孩子们送行。
  桑坪中学位于汶川县威州镇,是一所初级中学,全校共有1600多名学生和100多名老师,其中95%的学生是少数民族,他们大多数是羌族,另外还有藏族、回族的学生。这些孩子来自于不同的乡镇,平时基本都住校。5月12号地震发生的时候,学生们刚刚午睡起来,很多孩子都在室外活动。再加上平时学校经常对学生们进行防震知识的教育,地震袭来的时候,老师组织学生迅速撤离到操场上,全校师生无一伤亡。
  桑坪中学校长陈俊良:地震还在继续进行的时候,有的学生吓到了,有的在楼上不敢下来的,我们老师马上上楼去把他们输通引导下来,这样使得地震的一些威胁和危险降到了最低,全部学生到了操场,学生都在中间,然后老师在周围把学生全部围起来,这样就使得学生不再乱跑,避免了我们余震发生和造成的一些危险。
  桑坪中学的学生在地震中幸免于难,但他们的学校已经成为危房不能使用。地震过后孩子们陆续回到自己的家,这时他们感到了对学习的强烈渴望。
  学生扎西卓玛:以前我有姐姐,她的一些旧书我就借她的旧书在家里自己就看一下书,挺想读书的,每天都等消息,多久才开学,等消息,每天都等消息。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像扎西卓玛一样,在家里天天期盼着开学的消息。然而汶川县地处山区,地震过后次生灾害非常严重,不断发生的余震和山体滑坡随时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安全,学生在本地复课难度极大。
  汶川县教育局局长胡正安:目前在我们汶川县没有安全的地方了,能够在原地如果是能够搭建活动板房的话,只有四所学校,一个是我们的三江小学和水墨小学和百石小学和漩口镇的漩口小学,能够安置1386人,除此以外,我们一共学生是一万五千多人,所以说还有14200名学生需要异地安置。
  汶川县学生急需向外地转移的消息经媒体公布后,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很多企业和个人纷纷表示愿意接收这些来自灾区的孩子们。广东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6月1日致函广东省委,希望接收2000名灾区学生异地复课。广东省委对此事高度重视,立即与四川省民政厅、教育厅积极联系,经过一番协调,双方就复课方案达成了一致。
  方案确定碧桂园连锁学校接纳汶川县桑坪中学1700多名学生就读,为期两到三年,在此期间师生们的学习以及生活费用由杨国强承担,包括来往探亲的路费和相关后勤服务费用,预计约1亿元人民币。
  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其实也没什么,因为我有今天也是国家富强了,我们是一个受益者,但是如果没有国家的帮助,我们也没有今天,所以国家有什么事咱们尽力地去做,这个是很应该的。
  到7月1号为止汶川县14200名学生的安置工作已经全部落实,现在学生们正在向外地转移。
  汶川县教育局局长胡正安:下一步就是我们在四川石油学院,我们七盘沟中学的初中部的有两百名学生到我们石油学院这个地方过度,然后紧接着就是大转移了,我们是一万人学生大转移,在山东日照市全国妇联给我们联系了,我们州妇联和县妇联一起通过协调已经联系140多名学生已经到了山东日照那个地方去学习,这是到省外的。省内一个是我们绵池中学,广东大亚湾广宝实业有限公司开始准备接过去,后面有管委会在成都租了一所学校,把他们安置到那个地方,是550名。
 
  爱心之旅
  汶川学生的复课问题牵动着很多人的心,现在看到孩子们都有了着落了,我们也感到非常欣慰,但同时还不免有一些担心。毕竟要离开家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去学习生活,这些刚刚经历了巨大灾难的孩子们能适应吗?这场史无前例的万人学生大转移究竟是如何安排的呢?现在就让我们回到孩子中间和他们一起继续这趟爱心之旅。
  这些孩子大多数是第一次离开家,火车开动的时候,有的孩子显得很沉默。为了照顾好这些孩子,成都铁路局要求每次学生转运都必须有干部跟车,邱斌是成都客运段广州车队的副书记,她将在车上陪伴这群来自灾区的孩子们度过两夜一天的旅程。
  由于学生都比较小,在火车颠簸的时候容易发生危险,邱书记安排列车员在孩子打开水的时候从旁边照顾,另外她还叮嘱列车员多关心孩子们。
  为了鼓舞孩子们的精神,老师组织学生唱起了家乡的山歌,欢乐的气氛感染了车厢里的每一个人,列车员和车上的乘客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跋涉,7月1日早晨桑坪中学700多名师生抵达广州,这批学生被安排到碧桂园连锁学校下属的国良职业培训学校,在这里他们将开始为期两到三年的学习和生活。
  灾区孩子们的到来受到了本地学生的热烈欢迎,刚下车师生们就被带进了各自的宿舍,国良职业技术培训学校腾出宿舍楼的三到六层供桑坪中学的学生居住。
  记者:这是初二六班的一间学生宿舍,每个宿舍有八名同学,门上都写着他们的名字,现在我们来看一下他宿舍里面都有什么。每个学生给他们配备了一套生活用品,这是洗漱用品,一个学生有一个储物柜,平时可以存放一些他们的私人物品,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这是学生的床铺,因为现在天气比较热,给孩子们准备的是凉席、毛巾被,每个孩子还有一双拖鞋。这是阳台,这个阳台有两个功能,一个是洗漱间,因为一个宿舍有八个学生,所以给他们准备了两个洗脸池,这样的话他们洗脸就比较方便,每个孩子还有一条毛巾,现在我们再来看一下卫生间,这个阳台上有两个卫生间,每个卫生间里边都有一套淋浴设施,因为现在天气比较热,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冲凉。我们大概看了一下,这里的生活设施还是比较齐全的,而且考虑的很周到,孩子们来到这里以后也非常爱惜这里的环境,把宿舍打扫的很干净。
  新的环境让孩子们感到既陌生又新鲜,第一次出门家里人都很担心,有的孩子刚放下行李就给家里打电话。
  苟少莉是初二四班的一名学生,家住汶川县城。
  记 者:刚才给家里打电话?谁接的?
  苟少莉:奶奶
  记 者:奶奶跟你说了什么?
  苟少莉:她让我照顾好自己,不要担心家人。
  记 者:刚才为什么哭了呢?
  苟少莉:想家人。
  虽然这里的生活条件比家里好了很多,但孩子们还是放不下对家人的牵挂,为了帮助孩子们尽快适应新环境,汶川教育部门和接收方碧桂园连锁学校都想了很多办法。
  记 者:这些学生刚刚经历了一场巨大的灾难,现在又要远离父母家人,到这么远的地方学习和生活,针对这样的情况,对这些学生应该进行什么样的特殊的照顾呢?
  汶川县教育局局长胡正安:首先是心理上的辅导,然后是生活上的照顾和学习上的辅导。我们也要求我们的老师对我们灾区的学生还要更加地关心、体贴,照顾他们,不管是从生活上也好、学习上也好,方方面面耐心地帮助他们,关心他们才行,使他们尽快地调整心态,恢复健康。
  记 者:他们到新的环境当中学习和生活能适应吗?
  胡正安:我们把学生转移出来了过后,脱离了危险,到了安全的地方,通过我们现在安置的地方来看,条件比地震前的学校条件还好,不管是老师的住宿,学生的住宿和教室方方面面,学校的环境都比地震前我们学校的环境还好。只是远离了故土,远离了家乡,这是没办法。只要我们通过一段时间,他们来过后要有一个适应过程,一个是气侯、生活方方面面有一个适应过程,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他们也能够恢复的正常的教育教学。
  现在已经进入炎热的夏季,来自山区的孩子们有些不太适应广东地区湿热的气候。为了保障孩子们的身体健康,碧桂园组织了学生们进行体检,理发。在饮食上,学校后勤部门特意请了两位四川籍厨师,既照顾到学生的口味,也在营养搭配上下了一番功夫。
  国良职业培训学校校长刘銮明:我们根据中学生的长身体状况,对营养需求比较高,我们除了三顿正餐之外,还有两个加餐,两个加餐就是说有酸奶、牛奶,主要是这些,同时我们也会征求学生们的意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要求,只要他们提出来,我们能满足的会尽最大的努力进行满足。
  记 者:这些学生都是十几岁的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比较活泼好动,在安全上我们考虑到对他们进行什么样的保护措施呢?
  刘銮明:我们对学校实行封闭式的管理,因为孩子小,他们出了学校门以后一个是不了解环境,同时外面车辆也很多,容易发生问题,我们规定,只要他们出去,必须由班主任带领,如果是集体活动必须有安全措施,同时晚上我们进行是24小时的巡逻,同时对宿管员,要求他们是有一个坐班,这个坐班也是应该是24小时,他们分男女生宿舍轮流值班,应该说我们尽最大努力保证师生的安全。
  对于这些刚刚经历了巨大灾难又远离家园的孩子来说,建立积极健康的心态显得尤为重要。为此碧桂园专门聘请了心理老师和有关专家,在孩子们初期适应阶段过去以后,将对老师和学生进行必要的心理辅导。
心理老师李小燕:我们要对全体的师生做一个全面的诊断跟评估,做这个诊断跟评估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说,我们要尽快地去筛选出可能会有一些比较严重的一些心理危机的,我们要对这部分人进行一个重点的干预跟关注,对比较可能会存在一些潜在比较重大问题的人我们会制定一个长期的干预计划,关注那些可能会平时不太说话的、比较沉默的一些学生,尽量做到因为灾难以后的一些事故,不要出现严重的心理障碍跟心理危机。
 
  全新的环境
  这些来自灾区的孩子们受到社会各界的关心和爱护,每个人都在尽最大努力照顾好他们。但毕竟这些孩子大多数是第一次出远门,要在外面生活两三年的时间,而且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怕灾难,心理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抹去,在新的环境中他们能适应吗?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来到新学校的第二天孩子们就走进了课堂,但他们没有马上开始上课,而是在一起做游戏。
  老师范玲:组织这些活动主要是让孩子们在这种轻松、快乐的气氛当中,然后来适应这边的环境,缓解他们的压力,通过这次活动他们今天真的就很放松的那种感觉。
  记者:这些活动是孩子们自己想出来的吗?
  范玲:自己想出来的,全部是今天早上第一节课,然后我让他们想一想这几天喜欢搞一些什么游戏,因为这几天课本还没有来嘛,搞一点游戏,他们自己就想出来了,然后自己哪一个想出来的呢哪一个就上去当主持人,这样锻炼他们胆量,勇敢一点,所以就搞这些活动。
  范玲是初二十班的班主任,地震发生后她一直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
  范玲:今天有两个女生因为想妈妈哭起来了,在教室里面悄悄地流泪,我把他们叫出去,我让他们直接告诉我,不要拐弯抹角,为什么原因,然后她们告诉我,她们说好想叫你一声范妈妈,因为今天想自己的妈妈了,自己妈妈不在身边,所以就想对着我叫一声范妈妈,然后我告诉她们你们叫范妈妈就叫吧,不用哭,我说你们都是初二的学生了,初一的学生他们那么小,他们好多才第一次离开父母,一下子还要这么远,你们已经是大哥哥、大姐姐了,你们要坚强。
  记者:这一千多的学生现在离开家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当中,而且刚刚经历过地震,这样的一群孩子可以说本身他们的成长经历就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对于这些孩子我们老师应该怎么样去照顾他们呢?
  桑坪中学校长陈俊良:我们通过我们的一些活动,老师深入学生之中这样子沟通、接近,让我们的关心、让我们为学生所想的所有的做法学生理解,他心情舒畅就快一些,还有通过我们的活动,通过我们多种形式的教育,让他道理上学习,他疏通也就更快一些,这样子心理压力也会小一些。
  在老师的悉心照料下,孩子们已经渐渐开始适应新的生活。地震以来,灾区的人们时刻感受着来自社会各界的关爱,这种真挚的情感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们。
  老师杜小梅:今天我们班上有个同学因为热,洗了澡出来之后就把水洒了一下,下午我还没到教室,他就主动到我的寝室来跟我承认错误来了,因为他觉得那是错事情,从这我也觉得他们基本能够理解。今天我问了很多同学,都说我们现在该做的是什么,就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好好学习来报答献爱心的人士,以及我们政府的关心。我说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擦干眼泪以后好好学习,重建自己的家园。
  杨飞是初二7班的学生,地震发生后他听说在社区里可以报名当志愿者,于是也要求参加,但因为他个头太小没有被批准。杨飞不甘心几次三番提出请求,最后他被允许在一个大哥哥的带领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杨飞:比如说外面有物资运过来了,你要去卸货之类的,或者搬东西,他就来叫我,我就和他一起去,帮助卸物资。
  记者:你为什么想当志愿者呢?
  杨飞:因为我觉得很远的地方都有人来当志愿者,来帮助我们,我们自己也应该自救,然后自己应该帮助自己,这样可以帮助大家。
  韩庆康是班里的生活委员,地震发生后人们都往山上转移,这个十四岁的羌族男孩一路搀扶着一位老人往山上走,在那时他表现得非常勇敢和镇定。老师和身边人的言传身教,让很多像韩庆康、杨飞一样的孩子们忽然长大了。
  韩庆康:在那天上山的时候,一天晚上我们只有一瓶水,老师就把水给我们60多个学生一人只喝了一口,她连一口都没有喝。还有在山上领导们发给我们的油绸,她把油绸全给了我们,我们就可以遮风档雨,而他们却没有什么油绸。
  记 者:那你们帮助过老师吗?
  韩庆康:我们也帮助过老师啊,我们去山上找柴,帮老师点火,为老师做些小事什么都行。
  记者:来到这两天了,现在生活上习惯吗?
  韩庆康:生活上已经习惯了,因为在这里虽然热,但是有风扇之类的东西,使我们晚上都能睡得好。
  记者:想家吗?
  韩庆康:还是有点想家。
  记者:想对爸爸妈妈说点什么吗?
  韩庆康:我想对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你们别担心我,我会在这里好好的读书,这样会报答你们和老师,还有祖国对我的关心。
  记者:桑平中学的学生来到新学校三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他们的主要任务的是适应新环境,为了让孩子们能够尽快的放松下来,老师组织了很多的活动。这些孩子大多数来自于羌族,现在他们所跳的舞蹈是羌族的莎朗舞,这个舞蹈是平时在庆祝丰收的时候跳的,表达的是一种喜悦和欢乐的心情。新生活带来的希望正在渐渐的冲淡过去的阴影,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他们是不幸运的。一场巨大的灾难让他们失去了美丽的家园,有的还失去了亲人,但是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他们也是幸运的,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帮助,让他们尽快地重返校园,在地震当中,孩子们学会了勇敢和坚强。在这里,他们学会了珍惜和感恩。
  灾后重建的两到三年时间里,汶川县转移出来的学生将在外地就读,这期间他们可以在老师的陪同下每年寒暑假回到家乡和家人团聚。现在汶川县其它学校的师生们也正在进行异地复课的准备工作,不久这些从灾区走出来的孩子们很快就能重返校园,开始新的生活。

综合实力·稳健经营·社会责任 | 碧桂园荣登多项榜首!

2021.09.16

9月15日,碧桂园再获多项荣誉,登上“2021中国房企综合实力TOP200”、 “2021中国房企稳健经营二十强”、 “2021中国房企社会责任十强”等多个榜单首位。其中,碧桂园已连续第4年蝉联综合实力榜单第一。该榜单于当天在亿翰智库主办的...

详细内容 >>